<i id='76of6'><div id='76of6'><ins id='76of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76of6'></span><dl id='76of6'></dl>
      1. <fieldset id='76of6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76of6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76of6'><strong id='76of6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76of6'><em id='76of6'></em><td id='76of6'><div id='76of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6of6'><big id='76of6'><big id='76of6'></big><legend id='76of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ns id='76of6'></in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76of6'><strong id='76of6'></strong><small id='76of6'></small><button id='76of6'></button><li id='76of6'><noscript id='76of6'><big id='76of6'></big><dt id='76of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6of6'><table id='76of6'><blockquote id='76of6'><tbody id='76of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6of6'></u><kbd id='76of6'><kbd id='76of6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刺客張良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午夜班福利757第12集_午夜草莓成视频人app观看_午夜草莓成视频人app下载

                秦始皇知道,他滅瞭六國,六國留下來的舊貴族隨時都可能起來反對他。他下令把天下 十二萬戶豪富人傢一律搬到咸陽來住,這樣好管住他們;他又把天下的兵器統統收集起來, 除瞭給政府軍隊使用以外,都熔化瞭鑄成十二個二十四萬斤重的巨大銅人和一批大鐘(一種 樂器)。他以為兵器收完瞭,有人想造反也造不成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他還常常到各地去巡視,一來祭祀名山大川,要大臣們把頌揚他的話刻在山石上,好讓 後代的人都知道他的功績;二來顯示自己的威武,也叫六國貴族有個怕懼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公元前218年的春天,他又帶瞭大隊人馬出去巡視。有一天,到瞭博浪沙(在今河南 原陽縣),車隊正在緩緩前進的時候,突然嘩喇喇一聲響,飛來個大鐵椎,把秦始皇座車後 面的副車打得粉碎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全部車隊一下子都停瞭下來,武士們到處搜查,刺客已經逃走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秦始皇可真發火瞭,立刻下瞭一道命令,在全國進行一次大搜查,一定要把那個行刺的 人捉到。足足搜查瞭十天,沒有查到,也隻好算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這個行刺的人名叫張良。張良的祖父、父親都做過韓國的相國。韓國被滅的時候,張良 還年輕。他變賣瞭傢產離開瞭老傢,到外面去結交英雄好漢,一心想替韓國報仇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後來,他交上一個朋友,是個大力士。那個大力士使用的大鐵椎,足足有一百二十斤重 (相當於現在的六十斤)。兩個人商量好,準備在秦始皇出外巡遊的時候刺殺他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他們探聽到,秦始皇要經過博浪沙,就預先在那裡樹林隱蔽的地方埋伏起來。一籌秦始 皇的車隊經過,大力士就把鐵椎砸過去。哪兒知道這一椎砸得不準,隻砸瞭一輛副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良失敗以後,隱姓埋名,一直逃到下邳(今江蘇睢寧西北),總算躲過瞭秦朝官吏的 搜查。他在下邳住瞭下來,一面鉆研兵法,一面等候報仇的機會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良是怎樣開始學兵法的呢?有一個離奇的傳說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有一次,張良一個人出去散步,走到一座大橋上,看見一個老頭兒,穿著一件粗佈大 褂,坐在橋頭上。他一見張良過來,有意無意地把腳往後一縮,他的一隻鞋子直掉到橋下去 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老頭兒轉過頭來,很不客氣地對張良說:“小夥子,下去把我的鞋子撿上來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良很生氣,簡直想動手揍他一頓。可是再一看,人傢畢竟是個老頭兒,就勉強忍住瞭 氣,走到橋下,撿起那隻鞋子,上來遞給他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誰知道那老頭兒竟連接也不接,隻把腳一伸,說:“給我穿上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良想,既然已經把鞋撿上來瞭,索性好人做到底,就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拿鞋子給他 穿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那老頭兒這才微微一笑,站起來走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這一下真把張良楞住瞭,心想這老頭兒可有點怪。他盯著老頭兒的背影望著,看老頭兒 往哪兒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老頭兒走瞭裡把地,又返瞭回來,對張良說:“小夥子不錯呀,我很樂意教導教導你。 過五天,天一亮,你到橋上再來見我吧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良聽他的口氣,知道是個有來歷的人,趕緊跪下答應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第五天,張良一早起來,就趕到橋上去。誰知道一到那邊,老頭兒已經先到啦!他生氣 地對張良說:“你跟老人傢約會,就該早一點來,怎麼反叫我等你呢?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良隻好認錯。那老頭兒說:“去吧,再過五天,早一點兒來。”說完就走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又過瞭五天,張良一聽見雞叫,就跑到大橋那邊。他還沒走上橋,就見到那老頭兒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老頭兒瞪瞭張良一眼說:“過五天再來吧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張良吸取瞭前兩次的教訓,到瞭第四天半夜,就趕到橋上,靜靜地等著天亮。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兒,隻見那老頭兒一步一步地邁過來瞭。他一見張良,露出慈祥的笑容說: “這才對瞭。”說罷,從袖裡掏出一部書來文給張良,說:“回去好好地讀,將來就大有作 為瞭。”
            張良再想問他,老頭兒不再多講,頭也不回地就走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等到天亮,張良趁著晨光,拿出書來一看,原來是部相傳是周朝初年太公望編的《太公 兵法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打那時候起,他就刻苦鉆研兵法,後來成瞭一個有名的軍事傢。